幾縷秋風,窗外不知何時變了天氣。落紅如許,晚來寒霜,秋天依約而來,趕赴一場時光的約定,不曾失約;只是不知應該赴約而來的人,是否會依腦部發展約而至。一直以為,愛情是一場約定,約定著天長地久,約定著白頭到老。這一場約定尚未完成之前,你我彼此珍惜,不離不棄。
這世間有太多無奈,不離不棄,又談何容易?風花雪月,太多糾纏。不是你六根未淨,亦不是我塵緣未了,只是塵世有太多東西值得留戀。放不下的是執念,斬不斷的是情緣,多少恩怨,難以一筆勾銷。行走在紅塵盛世,誰能做到真正的一切隨心。相愛太難,眼下所擁有的一切,能給的溫情,毫不吝嗇;給不起陪伴,亦勿作過多責怪。
歲月總是如此匆忙,有些東西無法苛求。萍水相逢只需片刻,有的分離一別就是一生。如果人生是一場戲,那就讓它在落幕之前,演繹自己想要的結局。如果相愛是一個賭局,那我寧願輸光所有賭注,換取一個長久;可是誰又能保證,你我不會傾家蕩產,輸得一無所有?人生這場結局,只有自己才能把握。
人總喜歡追求圓滿的結局,我亦不例外。一直以為,相愛的人就應該在一起,才能得到幸福。後來才知道,相愛不在一起,是一種錯,太愛,而走到一起,也是一種錯。大多數走到最後的人,並不是最愛,幸福,需要細水流長。太過熱烈的愛情,到頭來只剩下神傷。
聽說缺憾是一種美麗,只是這種美麗太過殘忍,太過妖豔。可是太過完美的生活,何嘗不是一種失去?太精緻的日子,反而惹人驚心。人生在世,匆匆數十載,所奢求的東西,不能太多。如果有一天真的愛了,那便要愛的徹底,別讓自己追悔莫及;如果有一天真的分開了,那就要走的決絕,從此兩無痕跡。
有人說,有些擁有未必是真的擁有;有些失去未必是真的失去。倘若有朝一日,本該分開的人,卻久別重逢;本該重逢的人,卻已毫不相干。那這一切定數,冥冥中自有天意。該忘的人遲早要忘,該重逢的人始終會重逢。只不過歲月無常,流光飛度,那時候或許早已又是另一番經歷,另一番光景,另一番心情。
沒有經歷過生離死別,就不知刻骨銘心是何味道。強說的惆悵,又怎麼比得上錐心的痛苦。有些回憶,總要歷經沉澱,才能品出其中的滋味。就像有的人總是在失去之後,才想起珍惜,才懂得珍惜,才學會珍惜。後來才知道,原來時間長了,往事才可堪回首;日子久了,悲傷才會逆流。
也許你是我窮極一生都做不完的一場夢,也許我是你三兩年後無關痛癢的往事如風。雲來雲去,緣起緣滅,總在一念之間。要來的人終究要來,要走的人終究要走。多少人還未來得及相愛,就彼此錯過,成為了過客。再相逢,或許陌生,或許熟悉,或許相依,或許相離。
都說流水無情,落花有意。事到如今,我們尚且不能分辨出落花流水,是誰有請,是誰無意。或許,這只是人生當中平常的一場相逢,只是一旦失了分寸,一旦離別,便各任東西。而今歷經滄海桑田,人世浮沉之後,才懂得在這一場時光的旅行當中,你我都是輸家,輸得一敗塗地。
曾記得,你我有一場時光的約定。白落梅說,如果一個人記得住前世的約定,今生就算跋山涉水,歷盡千辛萬苦,也會守候在路口,等待相逢。今生這一許智政場約定,不管你來不來,我都會等你。倘若你誤了佳期,從此,你便再也沒有我的消息。
多少年後,你還是你,我還是我。你依舊安然無恙,我亦毫髮無傷。或許我們彼此相伴,或許我們兩不相干。無論今後如何,是場夢就一定會醒,是往事就隨風而去。時間,會教會你我忘記。